换手率超200倍 股价一度涨逾40倍!“妖股”绿能宝危机未解:兑付力度减缓 扭亏无望

  • A+
所属分类:赛事直播

原标题:换手率超200倍 股价一度涨逾40倍!“妖股”绿能宝危机未解:兑付力度减缓 扭亏无望 来源:21财经APP

绿能宝的前途充满未知数。

一家一度面临退市的中概股“作妖”了——北京时间9月23日晚间,SPI绿能宝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(也称阳光动力,以下简称绿能宝,SPI)惊现暴力拉升,引发熔断恢复交易后再度上涨,盘中最高触及46.67美元,涨逾40倍。

截至收盘,绿能宝股价报收14美元,涨幅1236.52%,换手率超过200倍,总市值增至2.05亿美元。而同日美股大跌,纳斯达克指数跌逾3%。

绿能宝的一反常态让外界一头雾水。综合盘面消息,9月23日,绿能宝宣布成立全资子公司EdisonFuture,Inc.,负责设计和开发电动汽车以及充电解决方案。但仅仅这则消息难以支撑这只中概股昨晚的暴涨现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绿能宝自2016年赴美上市以来持续亏损,股价也曾持续跌破1美元,游走在纳斯达克“1美元退市”边缘。不过,更让外界关注的是,绿能宝兑付危机未解,主要负责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或被批捕。这意味着,资金链承压的绿能宝即便想要有所作为,难度颇大。

一场“翻身仗”却让光伏大佬出逃

绿能宝与昔日的光伏大佬彭小峰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从股权结构上看,彭小峰目前作为自然人持有绿能宝35.99%股份,为第一大股东。此外,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赛维LDK)美国公司也持有8.88%股份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尽管如今落寞出逃,但彭小峰的名字在中国光伏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彭小峰是赛维LDK的创始人。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光伏公司,以硅片为切入口,迅速向产业链上下游拓展。短短两年时间内,赛维LDK在纽交所上市。4.86亿美元的融资额,使得这家公司创下了当时新能源行业最大规模的IPO。

风光时刻的赛维LDK一度让彭小峰身价百亿,成为中国新能源行业的首富。但快速扩张的弊病很快显现,内忧外患之下,赛维LDK自2009年开始走下坡路。2011年,巨亏逾41亿元的赛维LDK彻底打开了“潘多拉魔盒”。刚性债务余额大幅增加,巨大的偿债压力迫使赛维LDK最终走上了破产重组之路。

而彭小峰也于2014年8月辞去赛维LDK的职务,黯然离开。

不过,离开了赛维LDK的彭小峰并没有消失在光伏行业。赛维LDK过往的成功,让他积累了不少的声誉,更为后来的再度创业打下基础。

2015年1月,彭小峰携带绿能宝归来。他将“互联网+”解决光伏融资难的设想寄托在绿能宝身上,一同寄托的还有自己“翻身”的野心。

绿能宝的核心商业模式,是针对光伏行业融资难的问题而设计。根据彭小峰当时在发布绿能宝产品时的介绍,投资者在绿能宝平台购买理财产品(太阳能发电设备),并将其委托给绿能宝;绿能宝再将产品租赁给需要发电的企业和个人业主,通过电费收入来支付个人投资者的电站设备租金,形成一个委托融资租赁的商业闭环。

彼时,彭小峰一再表明绿能宝的商业模式是“完全按照国家现有的法律来创新”,更强调“以融物为基础来实现融资”,与普通的P2P、众筹等互联网金融产品不同,是“互联网金融+委托融资租赁”。

但这一商业模式很快招来质疑——涉嫌“自融”和“自担保”。争议之中,绿能宝于2016年1月份转板登陆了纳斯达克。

在2016年的SNEC展(光伏行业的重要展会之一)前夕,彭小峰举办了一场主题酒会,高调亮相。但谁也没想到,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希望将绿能宝打造成“类似于Uber”的绿色能源共享经济服务平台的彭小峰,将要迎来一场事业的“雪崩”。

2017年4月,绿能宝对外宣布遭遇兑付危机。

2018年8月,苏州工业园区公安分局对的一则公告透露,绿能宝的几位主要负责人已移送苏州工业园区检察院起诉,彭小峰被批捕并由苏州公安局申请发布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。

绿能宝兑付死结与未知的前途

“一直都说在兑付,但我的投资款项至今还没有消息。”当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谈及目前的兑付进展,赵琦(化名)颇为无奈。

包括赵琦在内,等待兑付的投资者还有很多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,绿能宝最新的一则公告预示着,这些尚未被兑付的投资者有可能需要等待更长的时间。

今年7月28日,绿能宝发布公告称“经公司研究决定,本期兑付仍暂时按应兑付金额的1%进行”。

实际上,投资者一度在今年年初看到了绿能宝加大兑付力度的希望。

根据今年1月份的公告,绿能宝计划安排一次集中兑付,兑付总额度在不低于每工作日20万元的基础上提升到应付本金5%,本次兑付总金额为2473.03万元。然而,由于部分项目资金无法顺利回款,绿能宝于4月份将这一兑付方案调整为“按应兑付金额的1%进行兑付”。

绿能宝的兑付资金来源主要是电站项目的处置和应收帐款。财务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底,绿能宝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0.19亿元,应收款项合计1.53亿元。

除了应收账款回收存在不确定性之外,绿能宝本身的债务压力也相当繁重。

截至2019年底,该公司资产负债率为103.06%,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。在债务体系中,绿能宝的流动负债较高,合计达11.86亿元,占总负债比例为92.22%。这其中,该公司的短期借贷及长期借贷到期部分合计金额4.10亿元,应付账款及票据2.01亿元,均在近些年明显加重。

“失血”之余,绿能宝的“造血”能力也在衰退。

2019年,绿能宝实现营业收入6.83亿元,同比下滑22.06%;亏损1.06亿元,幅度扩大。

自2016年美上市以来,持续亏损的绿能宝至今仍未找到扭亏的办法,上市以来累计亏损已达到23亿元。而兑付压力下,绿能宝的前途更加充满未知数。

(作者:曹恩惠 编辑:李清宇)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